林挽弓握着剑柄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

月光下的大漠,天边缓缓升起一道明亮的白线。

他沉默地望着李稷,一言不发。

这种态度其实已经透露了真相。

李稷向前走了一步,直视着林挽弓那张布满沧桑的脸,“您果然知道什么吧?”

之前林挽弓给宋斋传话问嬴抱月这件事他就心生疑虑,如果林挽弓什么都不知道,宋斋怎么会找他来传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再联想起嬴抱月单独和林挽弓谈完后的反应,李稷心中隐约产生了某种猜想。

林挽弓别过头去,注视着即将升起的朝阳,“为什么来问我?”

“我们两人,应该并不熟悉吧?”

他和李稷甚至没有单独说过话。

“我们很熟吗?你为什么觉得我应该知道你是谁?”

“还是你觉得,我境界高就应该什么都知道?”林挽弓转过头直视着李稷的眼睛,淡淡一笑,“那这样的话,你应该去找姬墨,他一定很清楚你的身世。”

“我也这么觉得,”李稷平静地注视着林挽弓,“但东皇太一大人恐怕不愿意告诉我。”

“我幼年时曾经去找过他,没有问出结果,只被他打断了全身经脉。”

林挽弓瞳孔微微收缩,下一刻强行恢复了镇定。

“那你为何觉得我会知道?”林挽弓自嘲一笑,“我不比八人神,不过是个庸人。”

但你是人神的弟弟。

李稷本想说出这句话,但他觉得林挽弓应该不想听到这些。

“因为你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似乎就很讨厌我。”

李稷还记得在东吴中阶大典上他第一次见到林挽弓的时候,林挽弓就对他目光不善。尤其是他出现在嬴抱月身边的时候,林挽弓的目光甚至露出了恨意。

当然,天阶修行者的养气功夫极好,林挽弓对他的排斥从没表现在明面上,从未被其他人察觉。

“恐怕是昭华君记错了,”林挽弓似笑非笑道,“我们以前从未相识,如果你觉得老夫看你的眼神不善,那是老夫天生脸臭。”

李稷定定看着他,“剑圣大人,晚辈今夜是来真心求教的。”

李稷注视着林挽弓幽深的眸子,“前辈,我想和抱月永远在一起。”

林挽弓嘴角的笑意消失了。

他面无表情望着眼前戴着面具的年轻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么?”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d#a#m#i#x#s#.b#i#z

章节目录

大月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移动版只为原作者林树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树叶并收藏大月谣最新章节第六百三十三章 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