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在岚国也被称为息月,取的是避暑静息之意,因为此地在这个月份真的是太热了。

这日,午后的骄阳把四处照得白花花的,草木叶片尽皆蔫垂,林安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连四喜叔家那条最讨人厌的小黄狗都不再动了,它无精打采的趴在树荫下,半睡半醒的不时把那双闭着的狗眼勉强撑开一线,都困成这样了,似乎仍不愿错过任何可捣乱的机会,难怪杨家奶奶说它是憎厌鬼投胎。

小黄狗的执着等来了回报,听到脚步声时,它立刻来了精神,上一刻还睁不开的眼睛霎时瞪得溜圆闪烁出兴奋的光芒,耷拉着的耳朵也竖的笔直,可当他看清走过来的那两个孩子时,当即口中发出屈服的哀呜之声,夹着尾巴逃了。

这两个孩子十三四岁的样子,一个身形魁梧,浓眉大眼带着点霸道之气,另一个文弱清秀,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容,二人衣裳破旧,身后各背着一个大包裹,他们仿佛都感觉不到火热的阳光似的,神情颇为兴奋的快步而行。

出了小镇,不远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七八个孩子正在树荫下说笑嬉戏,这里的热闹和镇上的寂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此可见,有伴的孩子比小狗精力还要旺盛,也可以说比小狗更能讨人厌。

那些孩子看到这两个背着包裹的孩子走过来,纷纷开口。

“寻易,这么热还给人送东西呀,等太阳落了在去吧。”

那个文弱孩子答道:“得送到平安城去,路不近呢,那边急等着用,不能耽搁了。”

另一个孩子道:“那你们不看捉鬼了?林德说仙师今天准来,我们都在这等仙师呢。”

叫寻易的孩子无奈道:“林管家平日挺照顾我们俩的,今天赶上这趟着急的差事我们不能不接,再说林管家还给加了赏钱呢。”

一个衣着华丽的孩子面带得意之色,道:“西阳,要不我跟管家说一声,让你们看完捉鬼再去送,大不了让他派别人去,你们的赏钱我给,这点小钱不值什么。”

那个叫西阳的魁梧孩子冷哼了一声,道:“林德,我们哥俩靠力气吃饭,还轮不到你赏。”

林德脸上没了倨傲之气,颇为委屈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好心好意的想让你们看捉鬼,真是不识好人心,寻易你说是不是?”

寻易笑了笑,没说什么。

西阳指着林德的鼻子道:“少跟我充大爷,你要再敢欺负水斗和他弟弟,看我怎么收拾你!林老爷宅心仁厚引不来鬼,我看你们家的鬼就是你招来的,你若不死,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捉鬼,不在乎少看这一次。”他说完拉着寻易昂然离去。

路上,两人都不提捉鬼的事,这种好玩的事越说越心痒,干脆还是不提的好。

爬上一座小山时,两个孩子已经汗流浃背,小脸也被晒的通红。

山路虽不陡峭,可背负的包裹对他二人而言显然过于沉重。到半山腰时,西阳还能坚持,寻易却大感吃不消了。

“歇一会吧,这个破山,连棵遮阴的树都没有。”西阳把包裹轻轻放在路边草地上,然后帮寻易卸下身上的包裹。

二人坐在草地上喘着粗气,都从腰间取下装水的葫芦喝了几口。

西阳面带期冀的问:“你说李府能给咱们多少赏钱?”

寻易看了看那两个大包裹,开心一笑道:“这么热的天,应该不会太少吧。”

“我想也是,拿了钱先给你抓副药。”

寻易略显不耐烦,道:“我看还是算了吧,马老头开的药也吃了不少了,一点用没有,不过是偶尔头痛罢了,又不是什么大病,忍忍就过去了,别花那冤枉钱了。”

西阳瞪起眼道:“说的轻巧,什么忍忍就过去了,你犯病时那吓人样儿,我看着都害怕,一定得治,这样吧,在李府领了赏钱咱们就在平安城找个大夫,钱或许能够。”他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小串制钱数了起来,其实他们俩这点家当根本不用数,二人心里都清楚的很。

西阳斜眼看了下低头数钱的伙伴,似是懒得再争辩,扭头望向远处,眼神渐有茫然之色。

西阳是西岭村的一个孤儿,寻易的身世却无人知道,他是西阳从林子里捡回来的。六年前,八岁的小西阳去村边的树林里拾柴,看见了这个年纪相仿的陌生小孩呆呆的坐在一块石头上,问他什么都说不记得了,小西林倒没跟他客气,当即把他当成了帮手,拉着他拾了好多干柴才回了村子。

村里人开始以为这是附近哪个村镇走失的痴傻孩子,可很快就发现这孩子不仅神智未丧,竟然还能识文断字,只是不知为何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众人在疑惑间没少帮他在附近村镇打探,想找到他的家人,可最终无果,这孩子也就留了下来。

小西阳很高兴,因为他终于不是村里唯一的孤儿了,这种高兴并未随时间的流逝而减淡,反而越来越强烈了。一个孤儿是可怜的,可两个兴趣相投的孤儿凑在一起居然可以比别的孩子更幸福,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

先前,尽管他还小,尽管他有很多小伙伴,尽管村里人都很照顾他,可他幼小的心灵还是时时能感受到那种身为孤儿的凄凉,尤其是看到小伙伴在父母面前撒娇的时候。现在不一样了,这个新来的小孩可以从早到晚的陪他一起玩,不必担心玩的正起劲时对方被家里人喊去吃饭,而且没有被大人打屁股的担忧,可以玩出圈儿,比如,别的孩子不敢进的深山,他俩敢进,回来多晚都没关系,反正两人是吃百家饭,睡百家床的,不管是翻墙进入好脾气的陆爷爷家还是林爷爷家,保准不会挨骂,仅此一点就这让其余的孩子嫉妒的要疯了。

因为对方是自己捡回来的,小西阳颇有兄长风范,如果掏到三个鸟蛋,一定是给他两个,自己吃一个,和别的小孩打架,不管对方有多不好惹,小西阳肯定会站在前面替兄弟挡拳,他的这个兄弟也表现的够义气,不论是在山中遇到危险还是打架不敌,从没独自逃跑过。

两个人从没吵过架,唯一让小西阳有些郁闷的事还是发生在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既然对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小西阳觉得自己有责任给对方取个名字,“西二阳”这个名字是他最先想到的,村里的那些同胞兄弟大多这么取名,可这小孩并不喜欢,他甚至提出自己可以改名叫“西大阳”,小孩还是不想要“西二阳”这名字,这下让小西阳犯难了,毕竟他只有八岁,又不识字,绞尽脑汁的仿照村里孩子的名字又提出了“小牛”、“石头”等几个他觉得不错的名字,可那小孩没有一个满意的,无奈之下,他只得去求助村里唯一识字的陆爷爷,他自己的名字就是这老头给取的。

老头儿知其来意后,只微一沉吟就说,既然你遇到他时他是坐在石头上的,那就叫“石生”吧。小西阳佩服的五体投地,得了宝贝似的一溜烟跑回来,可还没等他把这个既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说出口,那小孩却先开口道:我以后就叫寻易吧,容易的易,与记忆的忆同音,取追寻往昔记忆之意。

小西阳当时就被对方的学识给震懵了,不识字的他根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但天生的机灵让他很快就领悟到,自己先前认为一个读音只对应一个字的想法多半是错的,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无知,他眨着眼问,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用记忆的忆呢。小孩撇撇嘴说,那样太直白了。小西阳不懂直白有什么不好,尽管再次被震懵,可还是觉得陆爷爷的学识肯定比这小孩要高的多,抱着要挽回面子的念头说出了“石生”这个名字,可让他郁闷的是,这小孩不但没露出他预想的惊讶神色,反而再次撇撇嘴,竟然有些不屑。看着他那样子,小西阳心里虚了,感觉到学识的比拼光靠机灵是没用的,他二话不说的又跑去找陆爷爷,老头听完讲述后反倒露出了惊讶之色,点点头说了句,不想此子竟来自书香门第,那咱们以后就唤他作寻易吧。

取名风波给小西阳带来的郁闷很快就过去了,而且还随即转为了欢喜,自小受淳朴民风的熏染并秉承了家族古道热肠心性的他,真心为这小孩能有如此大的本事而高兴,毕竟能识文断字的全村也只有陆爷爷一人而已,说这是大本事一点不为过。

小西阳自小胆子就大,这个新来的小寻易胆子居然也不小,这样两个缺少管束的孩子凑在一起自然经常做出让村民操心且担心的事,好在两个孩子都是懂事的,就算是玩疯了的时候,也知道回来时抱些干柴采些蘑菇,很少空手去别人家吃饭。年纪大些后更是给东家帮忙西家跑腿的,所以大家都很喜爱他们。

转眼间,两个孩子到了十二、三岁,这个年纪再整天的玩就说不过去,可两个玩野了的孩子都对种田没什么兴趣,刚巧村子里的二壮叔在镇子上开了间杂粮铺子,正缺人手,他俩就跑去帮忙,铺子里没什么活计时,就去一些大的府宅作些跑腿的差事。

这个年纪的孩子哪会知道什么是愁,赚几个小钱能买些零嘴小吃就心满意足了,整天开心的不得了,唯一让小西阳感觉担心的是小寻易的头疼病,这病倒也不常犯,可每次犯病都很吓人,不但疼的死去活来,疼过之后还伴随着一阵失神,三年前在山里玩时赶上犯病了,疼过之后他两眼发直的就朝悬崖走去,要不是小西阳及时拉住他,肯定就摔死了,刚来镇子时他又犯了一次病,失神乱走间差点被一辆马车撞到。

二壮叔请了马大夫给他诊治,吃了一段药,小寻易不好意思总让二壮叔破费,只说病好了就不再去抓药了,可前两天这病又犯了一次,小西阳也觉得再让二壮叔花钱买药不合适,随后开始攒钱,这就有了方才的那番话。

✶本书作者望月归舟提醒您《修仙琐录》最新章节在大米小?说移动版全网首发无弹窗免费阅读dmxs6.com✶(请来大米小?说移动版?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这时二人歇的差不多了,背上包裹再次朝山上爬去。他们不知道,翻过这座山,二人的命运将发生彻底的转变。;!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d#a#m#i#x#s#.b#i#z

章节目录

修仙琐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移动版只为原作者望月归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望月归舟并收藏修仙琐录最新章节3098章 神秘出现的请柬